当前位置:午夜客栈 >> 九夜邪路 >>第35章 无形的眼睛

第35章 无形的眼睛

作者:仙九梦 更新时间:2018-10-12 23:36:32 状态:连载

我在疲惫中睡着了,模糊的画面在梦境中不断重复着,我不知道那些画面是什么,只是那种感觉让我痛苦大哭。

我不知不觉中哭醒,天已经微微凉了。我再也睡不着了,离奇的噩梦似乎是我亲身经历的,那种感觉无比真切,我的很乱许久都不能平静。

我走出卧室,师父正躺在沙发上熟睡着,昨晚师父那番做法,真是十分损耗元气,估计得好好休息两天了。

正好出了小区就有早餐店,我看六点多了轻手轻脚出门,吸了几口早晨的凉风,勉强甩掉了脑子里的浑噩。

我坐在早餐店要了包子和豆浆,抬头看着早间新闻,没想到第二条就是李阳坤家的惨案。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李阳坤的别墅竟然起了大火,一家四口全无一幸免。

这火肯定不是鬼放的,只能是李阳坤一家被吓疯了放的。想想那鬼王在火海中索人性命,真是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或许这也不在师父的控制范围内了,李阳坤造的孽,李阳坤拿一家性命来还也确实不过分。

我带着早餐回去,师父已经醒了,我把包子和豆浆递过去,把新闻里的事都跟师父说了。

师父吃了两口包子,淡淡地说:“鬼王我已经送它原本的地方了,那火是李阳坤自己放的,他想放火烧死那鬼王,这可不怪我。”

“天意吧。”我叹了口气,“师父邪神的事也算完了,我们还回县城吗?”

“当然回去,不过后天再走,刚刚我给房东约时间了,明天就去办过户手续。”师父放下包子环顾一下四周,“过些日子找个装修公司,好好弄弄。”

李大伟上午就打电话过来约我和师父到中午十二点到酒店见面,电话里还直骂李阳坤活该,说要好好感谢我师父为他爹娘报仇,周全保护他老婆孩子。

我和师父准时到了包房,李大伟又对师父鞠躬又真诚感激,把我们请到座位上。

“凌大师,这卡里有八十万,都是我李大伟赚的良心钱,不是李阳坤沾了冤魂的黑心钱,您收着。”

师父直接收了银行卡点点头:“不过邪神没了,你以后的生意可不一定像之前那么好了。”

“没事,我李大伟凭本事赚钱。”李大伟说着看着老婆和女儿感慨万千,“就算生意灭了,有个完整的家对我来说就够了。”

“李大伟,你这么想我师父真没白忙。”我看着李大伟一家三口平安无事,心头泛起莫名的感触,好似这也是我曾经渴盼的事。

我和师父办好了房子的事,又在市里轻松几天才回了县城。我和师父从小就跟鬼神打交道,对付邪神的事也算是难得的大事了。不过日子还得过下去,一复一日重复着我们该做的事。

自从救了李大伟一家,李大伟可是把师父吹成神了,就连殡葬用品生意都更好了。不过黑色玉佩经过这么那么一折腾,阴邪之气更加不好控制,特别到了晚上阴邪之气更重。

师父每天晚上回来,都是花大把时间镇住上面的邪气。

县城也不大,一般不会有什么事,一点小事经过众口传播也成大事。不世间之大亘古以来就有秩序,人敬畏鬼神三分,鬼神一般与人无冤无仇退也会避三舍。

我正在店里看着生意,帮师父分忧,一转眼天就黑了。明天一早就有人要出殡,就要用纸人送亲人上路。我就简单吃口饭,赶着晚忙着手头的活。

晚上的店里阴气重了点,昏暗的灯光下纸人纸马的影子交错重叠着,还真是有点阴森。我眼看着要忙完了手里的活,把纸人的脸画上,就可以回去了。

这时,门外进来长得挺好看的年轻女孩,脸上画着妆五官更加明艳,不过她脸上那晦涩之气着实中了些,好在她身后没邪祟跟进来。

我放下笔皱着眉头问:“买什么东西吗?”

“不是,我想找凌大师帮我看看,我最近遇上点灵异的事。”女孩说着转身就要走,“今天也不早了,那我明天再来吧。”

“等等,有什么事先跟我说说,我也要回去了,顺便转告我师父。”我叫住了这个女孩。

女孩转过身来,双眼不安地看着四周,犹豫了一下坐了下来:“好吧,那我先说一下好了,我最近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我。就算只有我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

“你现在觉得也是吗?”我疑惑地说,“可是我没看到我们周围有脏东西,你不会是最近精神紧张吧?”

“我不知道,我以前从没觉得这样,就几天前突然这样了。”女孩说的很肯定,眼中更加惊惶不安,“就现在,我觉得我背后真的有东西在盯着我……”

我再次用幻瞳确认一下,屋里连个鬼影都没有。我想她应该是在这样压抑又惊悚的环境下更加紧张的缘故,至于有没有鬼让师父看一眼再做定论。

“行,你先回去吧,我这就回去跟我师父说,方便的话明天亲自来一趟让我师父看看。”

“那就谢谢了,我真的很害怕……”女孩惴惴不安地出去了。

被这女孩这么一说,我更不想在店里多呆了,匆匆忙完把纸人放到一边,就赶紧关门往家走。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看号码有点陌生就接了起来:“您好,找谁?”

“秦小蕾,是我,你猜猜我是谁。”电话那边的女生很好听,说话的语气好像跟我很熟。

我才高中毕业一年,记性也不差稍微一回忆,就想起了这个人,她叫李淑雅。李淑雅也算我高中时的好朋友,我学习不好她也学习不好。我跟本没参加高考,她参加高考没考多少分,只能报考一个大专学校了。

“淑雅,你怎么想起联系我了。”我笑了笑。

“秦小蕾,我也回县城了,能联系上你真是缘分,有空出来聚聚吃个饭。”

我有些惊讶地问:“这时候你是该在学校吗?”

“学校学不到什么,我家跟校领导疏通好了,每年交着学费,毕业就发毕业证。”李淑雅无所谓地笑笑,“那行,改天我再给约你。”

我挂了手机,突然感觉背后一股阴风吹过,我赶忙回过头看向四周。什么也没有,不过刚刚那感觉真的好像有双眼睛盯着我……

目录
设置
举报
TOP
评论
打赏
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