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午夜客栈 >> 六尺黄土 >>第39章 厉害

第39章 厉害

作者:戏墓 更新时间:2018-10-12 09:52:57 状态:连载

父亲微微的皱了一下眉毛,然后看了一眼我举起的手,突然说道:“你的戒指或许就是你救命的东西。”

“啊!”我愣了一下,然后握着自己手上的戒指,疑惑的看着父亲:“你是说我手上的戒指,他看到我的戒指然后对我亲昵的。”

这个样子的话,会不会是因为他认识这个戒指呢,难道这个大狗狗也是卸岭的?

那卸岭的人还真是厉害了。

不对,若是大狗狗是卸岭的,那么不枉道长这个道观里就一定有卸岭的人存在,要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的。

想到这里我立刻看向了大黑,大黑也同时看向了我,然后对我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代表他已经知道了我的意思。

我才回身对着父亲还有胖叔说道:“不会吧,难道一个狗还是卸岭的宠物不成。”

“卸岭的人本身就很是神秘,他们来无影去无踪的,这一切本身就让人难以捉摸,而且卸岭的根据他到底在哪里,并没有人知道,你不觉得这就代表卸岭绝对的让人难以预估吗?”胖叔说这话的时候,眼里似乎有崇拜:“而且,最关键的是,卸岭的人每次下墓都无往不利,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我倒是真的还对于卸岭没有太多的了解,不过听每次胖叔提到卸岭都是一副十分崇拜的样子,想来卸岭应该还是比较的犀利的,毕竟胖叔可是一直都只崇拜我父亲的。

父亲看到我看他,对我继续说道:“这个狗是不枉的,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有的这个狗,但是我听他一次喝醉的时候跟我说过,说是他的地下藏着秘密,那是他死都会保护的秘密。”

原来父亲知道关于这个狗的事情,想不到这个狗竟然是不枉道长的,如果这个狗来自卸岭,为什么不枉道长要养着,难道不枉道长真的是我们卸岭的人?

不对呀,若是我们卸岭的人的话,为什么又不跟我联系呢,地龙说过,卸岭人平时隐藏身份,但是如若少主现世,都会聚集,然后辅佐少主,重振卸岭。

而且卸岭的人只要看到少主,就必须跟少主表明身份的,不枉道长不会不知道这些的。

除非他并不是卸岭的人,但是这个可能吗?

我越发的迷茫了。

其实我知道大黑跟我一样,只是他比我淡定的多。

父亲继续说道:“看来这个就是不枉的秘密了,我原本以为那阿哥秘密会是什么他曾经倒斗的秘密,原来并不是,之前跟我们一起来的那个女人是不枉的情人,一直都跟不枉在一起,不枉一直把这个女人照顾的很好,最后也只跟他联系,我试着问过她地下的秘密,然而并没有再他嘴巴里套出来什么东西。”

原来父亲也曾经怀疑过那个女人,大概是因为实在是没有什么危害,所以父亲才放弃了继续询问下去。

终于大黑将绳索给弄断了,突然活的自由的大狗狗十分的开心,围着我一个劲的摇着尾巴。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身上,也是一手的粘液,既然是我们卸岭的狗,那么我更加要带走了,并不能让他继续在这里呆下去。

大黑拿着手电筒走在最前面,因为有大狗狗的缘故,并不需要有人善后了,我们三个几乎是并排走着的。

一路走下来,并没有任何的发现,顺着路走了大概有十几分钟之后,我们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门,这个应该就是出口了,想不到这里竟然除了大狗狗真的没有任何的秘密了。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对着大黑说道:“大黑想办法找可靠的人来带走它,这个事情尽量都不要让冥府的人知道,特别是我师父。”

“好,我找些可靠的人。”大黑说着就开始想,似乎是在想谁比较的可靠。

父亲看了一眼我们俩个,然后对着胖叔说道:“他们找人,我们也先回去,这样才比较好,道观里还没有检查完。”

胖叔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道:“你们快点,我们道观集合。”

说完他俩就离开了,我正要问大黑为什么不找人,因为大黑如果要找人的话,绝对不会想的,我不认为大黑没有自己的亲信。

除非大黑是故意的。

果然,大黑又看了看已经离开的父亲跟胖叔的方向,对着我们身后的树林说道:“出来吧!”

这话刚说完,一个人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黑衣服,带着一个帽子,我一时之间觉的他有些熟悉!

“少主!”那人跪在了我的面前,然后将帽子摘了下去。

“念恩!”我震惊了,竟然是念恩,他不是在那个古墓吗?怎么在这里了,念恩为什么还活着。

“死的是不枉,跟我们出来的是念恩,而这个道观发生的事情也是念恩做的,一切都是计划好的,不过是他的计划,跟我无关。”大黑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嘴巴久久不能闭上,为什么一切都不对劲。

竟然死的是不枉,活着的是念恩,而道观中的一切原来都是念恩做的,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少主,原谅我没有在第一时间跟您表明身份。”念恩根本不是之前的那个样子了,此时一脸的睿智,根本不是那个有些幼稚的少年。

我茫然的看了看大黑,又看了看念恩,一肚子的疑问想问。

“少主,我晚点再给你解释这些事情,现在我要先带恩念离开,我今天晚上去跟你解释一切,您放心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案的。”念恩说完就对着我身后的大狗狗挥了一下手,大狗狗立刻就跑了过去,然后我看到念恩迅速的带着大狗狗离开了。

我咽了一口口水,觉得我需要好好的消化一下这一切,毕竟这些事情现在看来是真的难以消化的,这一切都好像是一场奇怪得梦境,而我就是整场梦境中最奇怪的一个人。

因为他们都知道故事的结局,而唯有我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

我茫然的看着大黑,大黑知道我想问什么,他对着我一笑,然后说道:“少主我知道你想不懂的事情很多,也知道你想不明白的事情很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些绝对不会违背我们卸岭的原则,而不枉道长这也自己主动离开的,并不是我们胁迫之类的。”

举报
TOP
评论
打赏
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