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午夜客栈 >> 我!恐怖主播! >>第三十五章 鬼手

第三十五章 鬼手

作者:白羊不是羊 更新时间:2018-10-12 23:36:22 状态:连载

陆枫用桃木剑将鬼脑袋戳了个对穿,鬼脑袋在挣扎中停止动弹,陆枫依然没有收走捕魂网,这是为了以防万一,人狡猾鬼同样狡猾。

第一个房间已经没有了探索的价值,陆枫和胡奇来到第二扇门口,眼前暗绿色的铁门上挂了一个小木牌只是墨迹已经看不清楚。

“来吧!”陆枫握紧桃木剑道,随后铆足了劲的胡奇一次性搞定了第二扇门。

若说第一个房间是停尸房,这第二个应该是太平间看守员休息的地方,睡在太平间里不得不说曾经这位看守员真是胆子大。

除了积灰严重第二间房里的东西基本没有变化,上下两层的双人床靠墙摆放,旁边就是衣柜地上还散落着丢弃的衣物,中央的桌子翻倒碗筷摔了一地,盘子上沾染着某些黑色的东西,应当是饭菜腐烂后的遗留物,说明突发大火时太平间的两位看守员正在吃饭。

此外房间的右侧还有一个书桌,书桌上有几张发黄的纸,仅仅是纸而已没有写字,胡奇翻找其他的抽屉也没看到啥有用的东西。

就在陆枫和胡奇的注意力都放在书桌的时候,角落里一块破布下面突然蹿出一样东西,沿着墙壁速度飞快地躲到了铁门后面。

“全都是些草纸,上面什么都没写。”胡奇不耐地将一沓草纸砸在桌上。

陆枫叹了一口气:“去下一个房间吧。”顺手想合上抽屉却不曾想被某种东西扑了脸。

“草你大爷!”陆枫抓着脸上的东西往墙根砸去。

“怎么了?”听到陆枫的声音胡奇连忙回身,同时光源也往墙根找去,那突然扑脸的家伙居然是一只人手!

准确来说是从肢体前臂的一半部分被拦腰截断的,青灰色的鬼手!

就这个破东西刚才在陆枫脸上一顿狠挠,陆枫摸摸自己火辣辣的脸,别说肯定见血了。

鬼手上沾染着鲜红,血液让它变得兴奋同时也让陆枫变得气愤,长这么大还没什么东西能让他见血的。

陆枫挥着桃木剑就砍了上去,然而鬼手的移动速度极快,小小的体积在黑暗的房间中飞快地穿梭,眨眼间就失去了踪影。

“嚓!”陆枫不甘心地低骂,另一边铁门突然关闭,“啊!!”同时胡奇发出尖叫。

只见鬼手不知何时跑到了他的腿上,手指紧紧嵌入胡奇的大腿形成四个血窟窿。

胡奇因为疼痛半倒在地上,陆枫连忙过去想将鬼手强行扯下来,但那鬼手的手指已经死死抓住,若是要强行弄下来胡奇的这块大腿肉也就别想要了。

“枫子啊你可千万要救我呀!”胡奇疼得冷汗直冒。

“放心放心我在想办法呢。”

桃木剑没用,越砍鬼手吃疼后抓得越紧,陆枫迅速在系统背包里浏览着希望找出有用的道具。

“啊啊啊啊!”

“主播后面后面!”

直播间里突然激动无比的弹幕让陆枫注意到,后面?

好像后面有东西!

陆枫下意识地将桃木剑挥出去,是另一只鬼手想要搞偷袭。

鬼手有两只,一左一右!

鬼右手誓要从胡奇大腿上抓下一块肉来,鬼左手则躲在暗处随时预谋着偷袭,真是两个阴险狡猾的东西。

“老胡千万别动!”

没有好办法,陆枫只能选择将鬼右手从胡奇腿上平着削下来,他们一时半会还出不去这地下室可不能让鬼手将肉抓下来搞成动脉大出血。

鬼左手大概是猜到了陆枫的预谋,连续蹦出来偷袭意图干扰他,陆枫小时候打羽毛球那是当仁不让的好手,如今宝刀未老,他将飞来的鬼左手当做羽毛球,用桃木剑啪地削翻在地,剑刃在手背上留下一道黑色印痕,鬼左手挣扎着弹起来陆枫怎么可能让它得逞,抬腿不上一个鞋印并踹到远处。

胡奇举着手电筒,陆枫举起桃木剑顺利将鬼右手削了下来,当然不可避免地也伤害到了胡奇。

不管怎么样,削下一层皮总比抓下一块肉好。

陆枫学着电视剧里的场景脱下自己的外衣,扔给胡奇:“你先包扎一下。”

右手搞定了还有一只喜欢偷袭地左手,陆枫不敢松懈,严阵以待。

意外的是左手没有出来捣乱:“枫子拉我一把。”为自己包扎好的胡奇道。

局面暂时稳定下来,直播间里观众老爷们可是闹开了花,对于陆枫的直播其实还是有很多人认为他是在演戏,可完整的“鬼”好演,像这次又是鬼脑袋又是鬼手的,直播不是电影做不了特效,这些东西哪是能演出来的啊,如果不是演的那么他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这种认知足以颠覆大多数人的三观。

看似平静的表面下实则波涛汹涌,胡奇伤一条腿流血难止他们决不能在这里待太久。

急于寻找出路的陆枫破开了第三扇门,第三个房间里比起之前两个可怕到不行,开门就看到一具失去手臂和脑袋的尸体悬挂在空中,而它的周围堆满了透明的瓶瓶罐罐,里面装着都是半大地婴孩。

他们本该被父母拥抱在怀中,或孕育在母亲温暖的子宫里,可如今他们却被残忍的塞进装满福尔马林的罐子。

难怪何传宗说他见到这些孩子的尸体后产生了极大的罪恶感,现在的胡奇和陆枫同样不好受。

可是为什么这些瓶瓶罐罐仍被放在阴暗的地下室,不应该当年就被警察带走安葬了吗?

“天呐,主播这是什么标本实验室吗!”

“好残忍呐...”

“不敢看...不敢看了。”

“你们看那个无头尸体好像是个孕妇诶!”

直播间里许多观众都被吓到了。

陆枫因弹幕的提醒向悬挂的无头尸体看去,从衣着上看是具女尸再加上隆起的腹部,看来女人生前是一个怀胎八月的孕妇。

一尸两命呀,能干出这种事已经不能用畜生来形容,简直就是侮辱畜生!

忽然听见轻微的响动声,“小心!”陆枫看到鬼手后连忙拉开胡奇。鬼左手的目标显然不是他们,它快速穿过陆枫和胡奇的脚下径直爬上那具女尸。

“老师,他们回信说已经处理妥当了。”院长室内黎明对紧张不安的院长何立华说道。

正在踱步的何立华总算停下来,心头的石头落下了他有些脱力的坐到沙发上。

“叫人去把墙壁修好,绝对不能让他们活着出来!”看似和蔼的老人说出的话却异常残忍,身穿白大褂内里并不是救死扶伤的天使,或许食人不吐骨头的恶魔才是他真实的面目。

“明白了老师,我立即叫人去办。”

......

地下室。

鬼手爬上了女尸的身体居然对接到她的断臂处连成一条完整的手臂,当然右手是没的,与此同时被陆枫用桃木剑戳了个对穿的鬼脑袋不知何时挣脱了捕魂网的束缚,居然也飞了过来,正正的装到了女尸的头上。

早该料到了,它们都是女尸的一部分,被割下来扔在各个房间里。

断臂复原断头重接,这绝对是暴风雨的前奏啊!

女尸的头发向后散去,一张七窍流血的脸缓缓出现在陆枫和胡奇的面前,紧闭的眼睛猝然睁开露出骇人的眼白。

“啊啊啊!”本该安安静静地尸体突然在绳子上剧烈的挣扎起来,年久的绳子早已经失去了曾经的结实,摇晃中绷断,女尸啪地一下摔在地上不停的不停的扭曲,就像一部美国大片僵尸世界大战中刚刚中了丧尸病毒正在变异的那样,疯狂的扭曲全身的骨头都不当回事。

一看这情形绝对没有好事,必须先发制人!陆枫从系统背包里掏出一堆赠送的捕魂网,红色的网子从天而降,可是它连女尸的脑袋都困不住又如何能困住它本身呢?

“撕拉!”随着女尸完成“变异”,猛地立起来的她一下子就将身上碍事的网子撕个粉碎!

复活的女尸异常狂暴,尤其是在受到伤害之后......

“我的天,主播你快跑啊!!”

“就是小命要紧。”

“害怕,要是从此失去了主播我该会有多寂寞呀...”

直播间众人呼吁陆枫赶紧离开,直播不如小命重要,他何尝不知。只是离开也要有路呀。

这个地下室显然已经被阴气设下了所谓结界的东西,如果想办法消除阴气或打破平衡,他和胡奇将永远留着这里,像何传宗所形容的:活人的拘魂地。

若无法离开可不就是连魂魄都被禁锢在地下室了么。

“后边去!”面对冲来的女尸陆枫选择把胡奇推到身后,刚才他向系统花费自己大半积蓄买下了一个阵法。

五行伏尸阵——一种专门对付阴尸的阵法,经过上次的经验,陆枫在面对鬼魂的时候坚信阵法比一般道具管用。

阵法的布置不是一蹴而就的,这就是它和普通道具不同的地方,阵法需要自己布置。

兑换后陆枫得到了五章符纸,按照要求需要将他们贴在不同的地方,要求十分严格半点错都不能出否则阵法就会作废!

陆枫深吸一口气,握着桃木剑主动迎击......

有时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紫光加持的高级桃木剑划过女尸的身体,在她身上留下伤痕的同时陆枫注意到桃木剑的剑身也出现些许黑色,那是被腐蚀的表现。

他迅速拿出一张符箓贴在铁门上。

胡奇与陆枫有着非同寻常的默契,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了,他知道陆枫肯定又是要施展像上次那般强大的法术。

女尸的脑袋上被桃木剑刺穿的骷髅犹存,许是因此亦或是刚才的行为,总之女尸的主要攻击目标是陆枫,由于女尸的紧紧纠缠陆枫实在是难以到达第二个位置贴上符箓。

胡奇一眼就看出他的难处,抄起身边遗落半块椅背朝女尸头上扔去。

言语挑衅:“来呀煞笔,来抓我啊!”

他的挑衅让女尸感到了侮辱,勃然大怒。

青白的脑袋一转,浓密的头发瞬间铺天盖地地朝胡奇延伸而去,同时陆枫在墙壁上贴下第二张符箓。

而胡奇快要搞不定时,陆枫甩出具有杀伤力的道具,虽然伤害不到女尸什么但足以引起她的注意力。

如此一来一回,总算是将五张符箓都贴到了正确位置无一例外。

自以为拥有智慧的女尸完全不知自己已经落入了圈套。

“五行诛邪,驱阴伏尸,急急如律令!”陆枫大声念出咒语。

唰地五道不同颜色的光从五张符箓中同时射出,直奔女尸而去。

“啊啊啊啊!!”

目录
设置
举报
TOP
评论
打赏
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