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午夜客栈 >> 我不是僵尸 >>第33章:张莹莹

第33章:张莹莹

作者:剩余的阳光 更新时间:2018-10-12 23:34:18 状态:连载

  医卜星象可分三个内容,医自然是治病救人那一套,其中,还涉及到一些古老的炼丹术,炼丹这玩意,古代主要是道士喜欢干的事儿,那些道士,总是想着一步登天,期望自己能炼制出长生不老的仙丹来!

  一步登天的事儿,怎么可能办到?只能说是一种痴心妄想而已,不过《上策》中所提及的炼丹,主要是一些医用丹药,比如有着修补外伤的疗伤圣丹——十全胫骨丹,并非那些道士弄出来的想着一步登天,提升修为的丹药。

  卜,自然是占卜之术,也就是推演算命之类的,这个方面我那个爷爷十分擅长,从他能推演出我的前世来,就可以说明,我爷爷在这方面的造诣很高!

  至于星象,这点,若要硬理解的话,便是可以把他跟这个风水稍微挂钩一下,有人通过星象来推算寻找这个风水的,但也只能稍微挂钩,因为星象所涉及到的知识面实在是太广了……我甚至于都不太好解释,古代,有着通过观察天上星象走势来预测这个吉凶的,甚至于是预测一国之运势,便又有推演占卜之能,但若是仅仅凭借这点,就把这个星象与这个占卜挂钩,也未免太过于片面了,所以把它立为第三个点。

  以上三点,我现在要说到的便是这个医,虽然我学医(中医)也有些时日了,但是我对自己的医术还是不太自信,毕竟,我从未真正实践过,之存在于这个理论上而已。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一个人呀,活生生的人,伤势又过于的严重,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自然不敢做实验说明的,为了安全起见,我决定把我爷爷交出来,看看,我爷爷在医这方面,还是有所建树的,虽然可能,没有他在占卜推演方面那么高超,但总归比我有经验不是?

  医这方面,除了这个理论知识外,这个实践经验还是很重要的,不然为什么大家相较于一个年轻的医生,更加信赖老中医之类的?

  于是乎,我呼叫我爷爷,“爷爷,爷爷,你快出来一下,看看,这个人应该怎么救?”。

  爷爷听着我的传音,应了一句,“好咧,我的乖孙子,爷爷这就出来”。

  随后,我爷爷便从书中走了出来,站在的我的身旁,对我慈祥的说道,“咋了,乖孙子?”。

  “爷爷,你看看她吧,看看她如何了,我该如何才能救好她……”,我指着躺在床上的她,这般对我爷爷说道。

  爷爷听着我这话,才注意到我床上躺着一个人,还是一名女子。

  我爷爷,瞟了一眼那女子,便转过头来,对我说道,“咋了?你不是学过医术吗?”

  “爷爷……,医术我是学过……,但给人看病救人,这是还是第一次不是……”我微微的说道。

  爷爷听着我这话,心中便明白了,原来我是不自信呀。

  随即,爷爷这般应道我,“好吧,我就看看该如何救他,你在一旁好好学着吧”。

  听着爷爷这话,我微微挪动了身子,把位置腾出来,让爷爷过来。

  随后,爷爷走到床前,坐在床沿上,对我说了句,“乖孙子,看好了!”,

  说完,爷爷一挽衣袖,便向她看去,爷爷看了看她的面色,抓着她的手腕把了把脉,检查了一番。

  爷爷在检查那女子的时候,我恭敬的站在一旁,认真看着。

  良久后,爷爷缓过神来,开口道,“这女娃娃,受了很重的内伤呀,心肝脾肺肾中的心肝肺仿佛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冲击,全部受到了破坏……”。

  “不得不说,这女娃娃能现在还活着是一个奇迹……”。

  这些我自然清楚,我想听的是,我们如何救她……。

  我颇为急切的问道我爷爷,“爷爷,那我们应该怎样救治她?”

  “救她?要救她很容易呀!”

  我一听爷爷这话,心中一喜,连续问道,“爷爷,爷爷,快说呀,我们应该怎样救她?”。

  爷爷看着我这急迫的样子,调笑我道,“哈哈,孙儿,着急了?”

  听着爷爷这话,我微微点了点头,我爷爷看见后,面带微笑,说道,“哈哈,没想到,我这孙子,也动情了……,我的乖孙子,难不成你喜欢上她了?”。

  听着爷爷这话,我愣了一下,我喜欢她?怎么可能,我也就今天才见过她,她的具体样貌都没看清楚,我怎么会喜欢她?

  有一句话说得好,解释就是掩饰,我越是这么说,我爷爷脸上的笑容便越灿烂。

  看着爷爷的笑容,我撒娇般的说道,“爷爷……”。

  爷爷听着我这话,笑着看着我,说道,“好啦,好啦,爷爷是过来人,明白……明白……”。

  爷爷这话什么意思,傻子都听得出来,我怎么会不懂。

  爷爷完全是误会了,无奈呀,我只好说道了句,“爷爷……”。

  最后,爷爷才板起了脸,一本正经的说道,“好了,不逗你了,救人要紧,要救她,也许对一般人来说,非常困难,但对我们来说,却简单得不得了”。

  “爷爷,怎么个简单法?”我问道我爷爷。

  “只需从你那火蛇身上取下一滴血,加上,一些,川贝、麝香、天麻等药材就可了,最后把他们煎成一碗药,给她服用下去,我敢保证,三天之内,她必定好起来!”,爷爷很自信的说着这样的话语。

  我爷爷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爷爷毕竟是已经获得上下策传承的人,在医术上的造诣,早已经登峰造极了。

  因而,我对他的话深信不疑,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为什么救她还要我那小蛇的一滴血呢?

  我爷爷的解释是这样的,他说,我那灵蛇属于灵兽,血液之中,本就蕴含着灵气。

  那女子现在的情况,如果有着灵气的孕养,更容易好起来。

  听爷爷这么一说,我便明白过来了,我这小蛇,作为灵兽,那可是全身是宝,血液自然可以称得上一等一的圣药。

  既然,已经知道了药方,那么接下来,我要做的便是救人。

  除了血蛇的血液,我还的去找其他的药材,辛亏这儿是深山,要找到我所需的药材,也不太难,即使没找到配方上的药材,也可以用其他效果相近的药材替代。

  总而言之,我在半天之后,便把所需要的药材给找齐全了。

  生火煎药,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生火过,因为根本就不需要。

  没想到,今天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而生火。

  其实,生火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因为我有一只灵兽,而且这只灵兽,还能喷出火焰,虽然火焰并不是很大,但始终是火不是。

  只要有了那么一点火,生火就不是难事。

  生火过后,我把药罐子放在火上,放下药材,灌好水。

  一切就绪后,我抓起小蛇,血蛇在我手上,很不安分,不断的摇摆着,想要摆脱我的魔掌。

  灵兽不愧是灵兽,已经通灵了,我还没说,它便已经知道我抓着它没好事儿。

  不管咋样,我都会取下它身上的一滴血来的,因而,任他如何反抗,都改变不了,被我放血的命运。

  我的指甲,轻轻在它尾部一划,便划破了它的鳞片,接着一点鲜血流出,滴入药罐中。

  一滴刚好一滴,不多不少,取下一滴血蛇后,我就放开了它,它犹如一只利箭,直接闪开了。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无非就是我熬好药端过去喂她。

  ……

  就这样,她在我的照料之下,渐渐的康复起来。

  跟我爷爷说的一点都不差,三天时间,三天时间,她就好起来了。

  同时,她也苏醒了过来。

  她醒来的看着我的第一句话是,“这是哪儿,这是地府?阴间?”。

  看来,她知道自己从天砸下来的事儿,心中也有了死的准备。

  我听着她的话,微微一笑,“不,不,不,这不是阴间,这儿不过是我的小茅屋而已……”。

  他看着我,很是疑惑的问道我,“这儿不是阴间?”。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听见她小声的自言自语了一句,“难道,我并没有死?”。

  我听见后,笑着说道,“当然,你当然没有死!”。

  她听着我的话,想了片刻,良久后,才再次开口对我说道,“是你救了我?”。

  我对她微微点了点头,承认了下来。

  “谢谢……”随后,她又小声的对我说了这么一句。

  “不用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说完这些话,她仿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同时,我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一时间,我们之间的气氛有点怪怪的,这气氛让我很不舒服,因而,我决定我应该找点话题,跟她说点什么,以缓和这样的气氛。

  我想了一下,我觉得我可以从她的姓名入手……。

  于是,我问道她,“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你叫什么呀?我叫燕明阳”。

  我害怕她不愿意说,还特地把我的名字说了出来。

  其实不用这样的,毕竟在怎么说我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告诉我她的姓名也是应该。

  她听了我的话,缓缓的开口回答道,“我……我叫张莹莹,弓长张的张!”。

目录
设置
举报
TOP
评论
打赏
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