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午夜客栈 >> 专题详情

作者介绍

专题详情

冠泽,山东青岛人,90后作者,毕业于河北大学中文系。2016年凭借探险小说《海上秘事》跻身新浪微博话题榜前三位,话题量突破八千万,在新浪微小说大赛中跻身第六位,并于2017年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2018年,《海上秘事》有声版在喜马拉雅上线,作品荣获最具改编价值奖。代表作有《海上秘事》、《迷乱城事—流言杀人事件》,新作《迷失的档案》正在午夜客栈上火热连载。


------------------------------------------------------------------------------------------------------------------------------


秋梧:欢迎冠泽的到来(撒花)首先,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冠泽:大家好,我是冠泽!山东青岛人,毕业于河北大学中文系(笑)


秋梧:您是在2016年新浪微小说大赛中脱颖而出的,请问那是您第一次写小说吗?


冠泽:不是,在初中高中的时候就写过,但都是写着玩儿的,在大学期间接了一些工作室的代笔工作,后来就开始自己写了。


秋梧:(捂嘴笑)那我可以理解为《海上秘事》算是你正式出道的作品吗?


冠泽:嗯嗯,算是正式出道作品。(憨笑)


秋梧:之前有在别的平台发过文吗,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了午夜客栈?


冠泽:之前在其他平台发过文,这次选择午夜客栈,是看中了平台在ip衍生方面的优势。


秋梧:恩恩,午夜客栈一方面是要打造成悬疑灵异爱好者的聚居地,另一方面也是想借助公司的ip衍生优势,打造泛娱乐产业。


秋梧:看您的文感觉悬疑这块的细节都处理的特别好,请问您怎么理解悬疑这两个字?


冠泽:悬疑,设置悬念,自我怀疑。这两个字在我看来就是背道而驰的,真相+毛骨悚然的错愕,让看似寻常的事打破大多数人的惯性思维就是悬疑,悬疑应该是后知后觉的恍然大悟。


秋梧:很多人都觉得悬疑题材的文很难写,这点你怎么看?


冠泽:写悬疑文确实很烧脑,尤其是想要架构一部体量较大的作品时,线条往往很多,会显得杂乱,所以我每次写悬疑文都要做笔记的。一方面是便于整理线索 一方面也是帮助自己梳理枝节,怎么说呢,要写悬疑很简单,但要写好不容易。 要做到没有漏洞更难,我也是一直在学习当中吧。(这话有点官方,但确实是实话)


秋梧:您的作品设定周密,布局宏大,剧情精彩,节奏更是有条不紊,逐层深入,使读者不知不觉跌进坑了爬不出来,不知这是否跟您的大纲设计整理有关?


冠泽:这可能跟我比较习惯于拼图式的架构有关,在每部分都设定出一个主题来,用众多的主题来构建大纲。这样一来,不至于让结构太松散,也能增加故事的粘性。 


秋梧:可以分享一下大纲的创作思路吗?


冠泽:大多时候是先设定主要人物的,然后再进行故事架构,比如《迷失的档案》,秦川作为一个档案科的科员,在外人看来,他的工作一定是枯燥无味的,但越是这样的人物,越多与众不同的闪光点。一个档案科的管理员,首先他一定是个耐得住寂寞、心思细腻、生性内敛的人,那么当一个细心的管理员发现“非同寻常”的档案时,这种探寻真相的欲望是异常浓烈的,这也就构成了故事的矛盾基础,寻找答案的执拗者与诡秘莫测的真相。当故事有了矛盾冲突,情节也就自然而然地展开了。 


秋梧:《迷失的档案》讲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那?(好奇)


冠泽:故事从一份神秘失踪的二十三号档案开始,秦川查找失踪档案,引出四十年前无故失踪的特种工作专家组,为查找档案,秦川不得不寻求退休科长老楚的帮忙,然而当他开始接触老楚时,却发现老楚正在被一种诡异的丧尸综合症折磨着,而这种病症的源头竟然是他已经过世多年的妻子。

老楚的妻子,一个来自漠北小镇的神秘女人,她的死亡又藏着什么秘密呢?

复杂的医生、神秘的少女、荒废的小镇……

充溢着诡秘色彩的漠北,那匿藏在深处的科塔尔,那份档案中隐藏着的秘密……

秦川,一个普通的档案记录员,能否解开隐藏在其中的真相……


欢迎大家前往阅读   《迷失的档案》


秋梧:在创作的道路上,您觉得对自己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冠泽:应该是性情吧,创作是一件很考验性情的事,也是一件磨炼性情的事,有时候创作很容易受到自己情绪的影响。


秋梧:原来您还是个性情中人呐~


冠泽:有时候比较容易情绪化(笑哭)


秋梧:平时除了码字,您还有什么兴趣爱好?


冠泽:看书还有唱歌。


秋梧:可以问下喜欢看哪些方面的书吗?


冠泽:历史方面的,再就是推理小说。


秋梧:您的写作功底,是不是跟您善于积累小说素材有关?


冠泽:突然有了一些感触的时候就会写,每天大概写作六个小时吧。其实就是比较喜欢听故事,也比较喜欢观察人,很多平常事都是很好的素材。


秋梧: 创作期间发生过什么趣事?


冠泽:写悬疑文的时候经常吓到自己 之前书桌是对着窗户的 后来太害怕 就让书桌对着墙了。(笑哭)


秋梧:那是您太入迷了(偷笑)


秋梧:之前有提到,很多日常的事都是很好的素材,那么小说本身会不会跟您自己的经历有关联?主人公在现实生活中是否有原型?是写作前就想好故事框架还是在写作过程中边写边想?


冠泽:会跟生活有关系,有些是现实中的理想状态吧,会写进小说里;主人公的某些特性都是从日常生活中的人身上挖掘的,有时候觉得这个人的某一方面比较有特点就会写到人物身上;总的来说会有一个大体的框架在,然后就边写边构思。


秋梧:很多人在写书的时候会不知不觉中带入自己,您在写《迷失的档案》的时候有把自己代入成男主吗?


冠泽:男主的性格里有我的影子,我们都是那种表面温和,但是性格坚韧的人。


秋梧:写悬疑文的作者是不是都爱晚上写稿子(特别是凌晨12点~),写作速度快吗,有没有存稿的习惯? 


冠泽:习惯上是晚上写稿子的,因为晚上比较有气氛;写作速度还好 写的时候比较快,但后期要修改;会有存稿的,一般都在两三万左右吧。


秋梧:您觉得写作和自己的梦想接近吗?现在的状态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冠泽:还好吧,还不算是自己想要的状态,因为还不能无所顾忌地去写自己想写的,创作时还是需要顾及很多市场的因素。


秋梧:请问您是全职作家吗?


冠泽:会把大部分时间放在写作上,但还有别的收入,之前是有自己的酒吧 现在在做广告方面的一些工作 ,但大部分时间会放在写作和看书上。可能因为我比较懒散吧,不太习惯朝九晚五的工作。


秋梧:绝大多少的作家并不能靠着稿费生活,在生存(工作)和写作爱好之间比较迷茫,这点您怎么看?


冠泽:慢慢来,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每个作者都会经历这个,在保证自己生活的基础上去追求自己的创作梦想, 这样比较好一点。不要盲目地向往“成神”,一将功成万骨枯,大神毕竟是少数,还是享受这个创作的过程更好一点。如果仅仅是为了成神成功,那其他行业可能比写作这行更简单些。

如果真的是爱好,那就坚持写下去,我是毕业于中文系的, 当时班里一共三十几个同学,最后剩下还在写作的也就三四个。大部分还是迫于生活压力,或者别人的看法放弃了,其实很可惜。


秋梧:受教了(抱拳)


秋梧:最后对您亲爱的读者们说点什么吧


冠泽:故事需要给懂的人看,也只为懂的人写,谢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希望我们能一直走下去,不离不弃,挖坑不止。